由你玩四年

由你玩四年在我這49年次的時代裡就是公開報紙或小說裡戲謔或檢討的話題了。

可能在1989年 Ohio State Univ. 有天因為大雪停止上課,結果很多學生起來抗議要求學校退一天學費,因為他們認為是學校對大雪沒有做及時的反應導致學校運作癱瘓。每每想到這事就很驚艷,因為要是發生在台灣一定是賺到了的讚聲不絕。為什麼呢?我「猜」學費在 Ohio State Univ. 學生來說是辛苦賺來的吧,而台灣讀書是不得不為的事。

嚴格來說,台灣學生對學校教育是挺無情的,有不少很現實功利的,不然就是對學習呈現怪怪悲情責任感。說真的,我遇到不多對自己專業領域熱情的人、很少遇到對生活熱情的人、超級少遇到對世界熱情的人。

若問我台灣教育哪裡有問題?父母師長政府管得越多的地方常常是角色責任目標失衡的觸發處。

就像我們在職場只要聽到有人說,都是上面決定的時候,那個組織部門大概就完蛋了類似,通常變成員工束手讓上層控制,然後上層累死管不勝管。這樣說來還挺像我知道的一些學校的狀況。

Advertisements
This entry was posted in Uncategorized. Bookmark the permalink.

Leave a Reply

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:

WordPress.com Logo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.com account. Log Out /  Change )

Google+ photo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+ account. Log Out /  Change )

Twitter picture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. Log Out /  Change )

Facebook photo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. Log Out /  Change )

w

Connecting to %s